• <thead id="bsx5j"><ruby id="bsx5j"><em id="bsx5j"></em></ruby></thead>

        吳泓錦:《長安三萬里》,會帶火哪些城市?

        泓錦觀察 · 吳泓錦 · 2023-07-17 21:51:38

        打開微信“掃一掃”,打開網頁后點擊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鈕。

        《長安三萬里》一出即火

        《長安三萬里》一出即火

        7月8日正式上映的《長安三萬里》,兩天票房就破2億、、一周票房超過5億元,豆瓣評分超8分,這也是我們在孩子們7月6日放暑假之后全家第一次走進暑期的電影院,其中也遇到二寶問的許多奇怪的問題如“李白是男孩子為什么是長頭發呀”等等,但看著還在上幼兒園的二寶跟著姐姐認真地看這部時長達3個小時的動畫電影,還時不時跟著劇情和詩情跟我們互動,讓我們也莫名感動,這部電影一定會取得偉大的成功!

        《長安三萬里》由邊塞詩人高適開局,就足夠吸睛

        對,不是巨大,是偉大!

        在我印象中,幼兒園的朋友最耳熟能詳的那兩首歌一定是陳奕迅的《孤勇者》和李昕融的《聽我說謝謝你》,至于電影嘛,就八仙過海了:有人喜歡《哪吒》、有人喜歡《西游》、有人喜歡《大圣》、有人喜歡《熊出沒》、有人喜歡迪士尼等,不一而足,從今天起,孩子們將喜歡上一種新的電影類別,那就是以《長安三萬里》為首開啟的歷史動漫電影!

        作為文旅人,除了在現場感受和陶醉如依依學語郎朗讀書般的“影院全民背詩歌”的難得意境,更要通過這部影片發現和感悟其對中國城市和中國文旅帶來哪些核心價值——

        今天《泓錦觀察》跟大家分享的是:

        這部電影,會帶火哪些城市?

        毫無疑問,首選西安——

        在唐人心中,不去長安,終生遺憾;在現代人的世界里,不去西安,終有遺憾!

        長安的夢想,一半在酒里,一半在詩里——無論是盛唐詩仙李白的“長安一片月,萬戶搗衣聲”還是“胡姬貌如花,當壚笑春風”,孟郊登科后最開心版本的“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片中有體現),亦或是晚唐杜牧的“長安回望繡成堆,山頂千門次第開”和盛唐的“花萼樓前雨露新,長安城里太平人”,都將長安的盛況描繪得淋漓盡致。

        哪怕長安落第,亦是初心不改、豪情萬丈,如常建的“恐逢故里鶯花笑,且向長安度一春”、黃巢的“沖天香陣透長安、滿城盡帶黃金甲”(本片無此詩:注)。

        即使離開長安,亦念念不忘,如詩仙李白曾感嘆“遙望長安日,不見長安人”,更在多首詩歌中明言“長安如夢里,何日是歸期”;白居易是“君不見外州客,長安道,一回來,一回老”;王維則是“長安少年游俠客,夜上戍樓看太白”——

        那,分明是一種“我要去”且“去了不想回”、“去了還想去”的斷腸執念??!

        所以,長安在這些名人的詩歌里,變成夢幻一般的存在,它不像宋朝直接畫出“清明上河圖”和“千里江山圖”等名畫讓人一眼就看個夠,而是用詩詞在萬眾心中勾畫出一幅絕美的意境,更為宏大而瑰麗,充滿想象和向往,這也難怪最近幾年來西安文旅一直逆市飚紅,幾乎不受疫情的任何影響。因為文化的力量是一個民族最深沉、最持久的力量,而《長安三萬里》首先展示的就是這種至關重要的文化的力量。

        燈火璀璨的大唐不夜城,盛開的是盛世大唐最美的文化之花

        當然,西安文旅的火,可不是僅僅這部動畫電影所能代表、激發和反映的,在此之前,火爆全網的網劇和影視劇《長安十二時辰》、《神探狄仁杰》等已經將古代西安的魅力送上了巔峰,而我們在西安各大場所如大唐不夜城、大唐芙蓉園、長安十二時辰主題文化街區、永興坊、西安城墻、碑林、永寧門、華清池所感受到的那種歷史與穿越,至今仍令人回味無窮,打開微信朋友圈和抖音里面,也都是“長安日夜迷人眼”了。

        因《長安十二時辰》而爆火的西安,專門誕生了“長安十二時辰主題街區”

        西安之外,更有東都和神都洛陽——

        李白詩歌《扶風豪士歌》首起“洛陽三月飛胡沙”以及李白思鄉曲中的唯二之作《春夜洛城聞笛》,寫的都是洛陽,尤其是一曲笛音瞬間將詩仙十年離開故鄉的萬千思念一涌而出——誰家玉笛暗飛聲,散入春風滿洛城。此夜曲中聞折柳,何人不起故園情》(注:本片無此詩)。

        《風起洛陽》帶火了洛陽

        有意思的是,洛陽是詩仙李白和詩圣杜甫這兩個雙子星座相遇相知的地方,雖然兩人第一面邂逅在長安,但坐在一起大碗喝酒快意人生卻是在洛陽,并從此相談甚歡、一見如故成為一生摯友,并相約共游梁宋齊魯燕趙之地兩次長達一年有余,雖然兩人相差接近一輪(杜甫小李白11歲),妥妥的忘年交,兩人先后彼此賦詩二十余首,尤其是杜甫《夢李白》中所提“冠蓋滿京華,斯人獨憔悴!”和《寄李十二白二十韻》中的“筆落驚風雨,詩成泣鬼神”等,都將李白這個老友鬼鬼特征寫的淋漓盡致。

        山河四省不僅是中華文化的中心之地,還是李白杜甫高適三人結伴而行的“詩和遠方”

        洛陽,還是“詩魔”和“詩王”白居易最后歸隱和魂歸之地,“香山居士”之名可不是白叫的,其詩作除了通俗易懂朗朗上口男女老少通殺之外,作為河南老鄉,他與劉十九異地江州相遇的那首詩歌,成為千古朋友圈中上乘之作《問劉十九》——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爐;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

        這樣的雍容華貴,只有神都洛陽

        有一個這樣的洛陽朋友,夫復何求?!

        帶火的第二個城市,應是武漢——

        為什么這么說?

        這部電影是以李白和高適的友情和人生經歷為主線,其中李白的才情與命運無疑是重中之重,而武漢是李白至關重要的三大執念之地——

        友情寄托之地——

        李白曾與好友吳指南在荊楚漫游,不曾想吳指南不慎病故在洞庭湖畔,李白痛不欲生,不得已在當時炎熱氣候中掩埋好友后泣血拜別,幾年后再次歸將吳指南尸骨挖出,用衣服包裹背在身上,一路形影不離、精心看護,將朋友骸骨送到五百里之遙的江夏黃鶴樓畔安葬,這樣的孝子在中國有不少,但這樣的朋友,史上真的絕無僅有!

        才情比拼之地——

        李白這樣的詩仙,到了哪里都是大開大合、酣暢淋漓,誰都不會放在眼里——“天子呼來不上船,自稱臣是酒中仙”,到了黃鶴樓,才發現“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顥題詩在上頭”,能有此一人一詩讓李白懵圈,在武漢黃鶴樓下,李白才發現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世上真有(比他)高人也!

        激情抒發之地——

        李白喜歡登高,尤其是喜歡登山和登樓,也許是黃鶴樓的白云黃鶴傳說挺對他胃口,因此黃鶴樓一直是他詩歌中摯愛之地,如“黃鶴樓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州”。

        大鵬展翅,今人皆然,只是展翅高飛的我們卻失去了詩仙們充滿瑰麗想象的浪漫詩情

        這兩首詩,不僅贏得了全球華人千古傳誦,而且還成了兩大千年歷史文化名城的經典城市IP——武漢的“白云黃鶴、知音江城”和揚州的“煙花三月”國際經貿旅游節。


        帶火的第三個城市,將是岳陽——

        《長安三萬里》提到的李白與高適的相遇,就在洞庭湖畔的岳陽,那是吳指南結下的緣分(詳情請觀片,不展開)。

        世人未知的史實是,如神仙飄來飛去的李白,卻先后有六次來到岳陽——

        第一次,與自己鐵桿兄弟吳指南泛游洞庭湖,洞庭湖的絕美景色和浪漫傳奇贏得了兩兄弟流連忘返,可惜吳指南卻不幸生病去世了,傷痛欲絕的李白不得已將好友在烈日下“權殯于湖側”,痛哭而別;

        第二次,專為吳指南而來——為不讓其好友不至于“故鄉路遙,魂魄無主”,李白孤身再來岳陽,挖出好友遺存尸骸“裹骨徒步、負之而趨”(李白《上安州裴長史書》),將之歸葬武漢黃鶴樓畔,大哭而別。這樣重情重義的朋友,誰不想交??。ㄏ氡靥一ㄌ兜耐魝惣s詩仙過去,不完全是他的才情吧)。

        第三次來岳陽,則是公元739年秋天,此時唐玄宗開元年間已過去27年,此時,李白在此偶遇好友王昌齡被貶嶺南,人生四大喜之“他鄉遇故知”使得雙方欣喜若狂,遇到人生知音和開心果李白,王昌齡被貶受傷的心好了一大半,在留下的“巴陵送李十二”詩詞中寫出自己的心聲——“搖曳巴陵洲渚分,清江傳語便風聞。山長不見秋城色,日暮蒹葭空水云”。

        注:李白一輩子將王昌齡視為知己,聽說王昌齡被貶五溪蠻荒之地,迅速為之賦詩一首《聞王昌齡左遷龍標遙有此寄》——楊花落盡子規啼,聞道龍標過五溪;我寄愁心與明月,隨君直到夜郎西。

        正是這第三次岳陽之行返回安徽的家后,李白就遇到了人生中最大的幸事:唐玄宗召他入宮,于是,就留下了“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的經典畫面。

        前三次,為好友;后兩次,為新友——

        公元757年11月,李白因為永王事件牽連流放夜郎,分別于758年和759年兩次經過岳陽,758年這次,李白是戴罪之身,他在岳陽白馬磯為新朋友題詩贈別;而到了759年,李白遇赦“放免”,“千里江陵一日還”,然后順流而下再入洞庭湖畔的岳陽。

        這次,是李白來岳陽最開心的一次,不僅留下了“且就洞庭賒月色、將船買酒白云邊”的浪漫傳說,而且在岳陽一口氣寫下了二十多首詩,尤其是登岳陽樓的那篇“樓觀岳陽盡,川迥洞庭開。雁引愁心去,山銜好月來。云間連下榻,天上接行杯。最后涼風起,吹人舞袖回”!

        岳陽將“到洞庭湖來觀鳥”打造為一大文旅盛事,看《長安三萬里》正如是

        好家伙,天地日月、山水人間不僅一首詩玩了個遍,而且還穿梭反復、來去自如,這樣絕美的詩,也就在岳陽能見到和悟到了!

        也許是這樣的快樂讓人難忘,詩仙李白還特意在花甲之年后第六次來到岳陽,在岳陽度過這個美好的春天之后的次年冬季,李白就仙逝于安徽當涂。


        帶火的第四個城市,定是揚州——

        《長安三萬里》中對李白與高適的揚州之約是濃墨重彩的——

        無論是“腰纏十萬貫,騎鶴下揚州”還是“煙花三月下揚州”、抑或是“春風十里揚州路”,都比不過《長安三萬里》中以動畫還原的浦江宴、吳道子的畫、裴將軍的劍、張旭的狂草、李龜年的音樂等等等等。

        尤其是從未見過的柘枝舞,是在萬戶窗前小河邊一條搖曳的小船上,被李白“劫持”的頂級歌女跳起歡快而浪漫無邊的柘枝舞,以及自詡無名小輩的裴將軍之女劍挑高家槍的傳奇一刻,讓人不住感嘆揚州歡愉無盡的溫柔鄉里竟然盡是狠角色!

        柘枝舞,美輪美奐

        揚州,可是有三把刀的!

        而根據我多次去揚州實際情況來看——

        揚州,可不止是有三把刀的??!

        帶火的第五個城市,卻是方城——

        《長安三萬里》重頭講述了李白的這首《將進酒》——

        按理說,這樣的詩和這樣的酒,適配場景怎么著也是長安洛陽、或者揚州益州金陵啥的!

        誰都沒想到的是,這首詩作竟然是作于——河南方城縣!

        據記載,李白來方城至少三次,而且每次都是為約會一個人!

        那就是《將進酒》里的丹丘生(全名:元丹丘)!

        這是一個“一見鐘情”、“萬里尋他”的感人故事,對于李白這種詩情、才情、友情“帥到沒朋友”的“仙人”來說,人世間還有一個讓他掛念至深甚至如果對方是異性就要陪她白頭到老的男神——“吾將元夫子、異性為天倫”,幾乎是不可思議的。

        兩人首先在峨眉山邂逅,然后天各一方,終有朝一日在方成縣石門山一聚,李白在這里一住就是一月有余,李白對方城執念和記憶是如此之深,以至于第二次去石門山路遇游俠王大則極力勸說他到石門山和元丹丘一同隱居修身,并憑借記憶一路做起了一行人的向導和導游。

        公元744年春末夏初,在完成“貴妃捧硯、力士脫靴”的千古壯舉后,詩仙李白被唐玄宗“賜金放還”,第一站就直奔方城而來,這次真的是榮耀與惆悵煎熬中、老友與美酒慰藉下成就的一篇李白傳世之作——思緒天馬行空、神游八極,情懷大徹大悟、酣暢淋漓,這就是李白詩仙之境界與情懷,猶如久旱喜雨醉了天地也醉了時空,今人讀來依然蕩氣回腸。

        《長安三萬里》中,以李白醉酒吟誦《將進酒》,用美輪美奐的畫面將他詩歌中的意象具象化,詩人們時而駕鶴飛天、時而游歷銀河,展現出一幅獨屬于中國人的浪漫畫卷,令人陶醉神迷于中國古典詩歌之大美(在它面前,曾一度風靡世界的《阿凡達》系列和《泰坦尼克號》除了面面精美,內涵還真是沒法跟它比)。

        世間最極致的浪漫,往往就在這詩仙情懷釋放的那一剎那!

        方城,你與詩仙同浪漫、共不朽!

        當然,《長安三萬里》至少體現了48首經典唐詩和30來處經典地名(城市),限于篇幅,包括其他城市以及杜甫、高適、王維、賀知章、岑參等名人在這里就不一一介紹了,請大家也不妨一起走進電影院,共同感受這部長達168分鐘穿越時空的《長安三萬里》“浪漫盛唐之旅”吧!

        吳泓錦20230717于深圳

        0

        評論(0)

        郵件訂閱 吐槽
        返回頂部
        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m_欧美高清性爽毛片大全_自拍偷拍色图古代级毛片_看日本的特黄视频

      1. <thead id="bsx5j"><ruby id="bsx5j"><em id="bsx5j"></em></ruby></thead>